星星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老板娘在线阅读 - 第787章 你怎么跟秃子一样

第787章 你怎么跟秃子一样

        我就知道张宪刚会是这种反应。

        但我还是重复的告诉了他一遍,我得罪了一个人,并且这个人不是跟省城的宋汉东同名,而是就是他本人,汉东集团的董事长。

        “不是,你怎么会得罪他呢?”

        张宪刚听了我的话之后,满脸的想不通:“按道理,你完全不会跟他产生交集啊,而且他如果来滨海的话,应该早就该上新闻了。”

        “准确的来说不是得罪他,而是得罪他弟弟。”

        接着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张宪刚讲了一遍,然后无奈的说道:“不过我得罪他弟弟不是跟得罪他本人一样吗,人家肯定是要向着自己亲弟弟的。”

        张宪刚听到这里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他也没当回事,对我说道:“没事,我跟宋汉东认识,回头打电话跟他说一声就行了。”

        接着张宪刚侧头看着我,说道:“不过你也是的,你那女人又没吃亏,你就不能不要咬着人家不放?”

        “那不行。”

        我摇了摇头。

        张宪刚差点脑溢血,不理解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说过,我不碰他的办公楼,他的办公楼也不允许别人碰。”

        我语气平静的说了一句,接着看着张宪刚说道:“我说过的话,总要算吧?”

        张宪刚无奈的说道:“大哥,现在是21世纪,大清已经亡了,凡事不能这么较真,做人还是要讲究现实一点的,有时候该低头就得低头,如果那个宋志刚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不用你出面,我出面让他在滨海混不下去,但关键是人家有一个了不起的哥哥啊,汉东集团,你信不信,如果宋汉东现在打电话到滨海市政府,说他要把汉东集团搬到滨海来,从招商局到市政府,大大小小的领导都要拉横幅,亲自迎接他入驻滨海?”

        “我知道。”

        一个市值过百亿的集团对一个市的招商引资意味着什么,我心里还是有数的,意味着所有的政策倾斜都将为这个集团开绿灯。

        “那你还要跟他弟弟死磕?”

        张宪刚看着我问道。

        我没说话。

        张宪刚也看明白我的想法了,沉默就是代表着要死磕到底,于是他摇了摇头:“其实你这方面跟建邺那个秃子挺像的。”

        “秃子?谁?”

        我愣了愣,紧接着一个扎眼到极点,从头顶一直到脊背都纹着观音的光头男人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于是我不确定的问道:“张小花?”

        “对。”

        张宪刚点了点头。

        我想着张小花那和我有着天差地别的形象,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可能的事情,我这辈子估计都没他那种气魄了,他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别人面前,别人就得从生理和心理上仰望他了,我也是,如果说我是跟他截然相反的人还差不多。”

        “我不是说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在某一件事情上的坚持是一样的,脑子都他妈跟水泥钢筋似的,不过拐弯的,哪怕前面是一堵墙,也不拐弯,就要直接撞过去。”

        说到这里,张宪刚停顿了一下,看着我说道:“不过就是那个秃子的头比较铁,他撞得过去,你撞不过去罢了。”

        我想到前几个月张小花来天上人间找张宪刚麻烦的画面,不由得问道:“他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敢叫他秃子吗?”

        “不敢。”

        张宪刚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

        我拿出手机,开始对着张宪刚录屏:“刚才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刚说谁是秃子的?”

        “我靠,你这么玩是吧?”

        张宪刚看完拿出手机拍小视频,愣了愣,但坚决不提秃子两个字。

        我也只是开玩笑,真出卖人的事情还是干不出来的,于是下一秒,我端起杯子跟张宪刚碰了一下杯子,说道:“刚哥,我这里敬你一杯,说真的,这事情你帮我看看怎么处理比较好。”

        “我刚不是说了吗,和解,不要咬着不放了,说实话,你又没吃亏,你要说你那个女朋友吃亏了,你要跟宋汉东弟弟死磕我也能理解,但关键他不是没吃亏吗。”

        张宪刚把酒喝了之后,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不是你低头就是我低头,然后各自努力,谁牛逼,谁把场子找回来,明知道人家不能惹,还头铁的上去惹,你说说,这值得吗?要我说,你就听我一句劝,如果你抹不开这个面子,我来打这个电话,当初我跟在顾爷后面,也跟宋汉东打过几次交道的。”

        我好奇的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确实也有点好奇。

        不过却不是好奇宋汉东的性格,而是好奇这个人的发家事迹,身家三百多个亿,这这么多的钱,简直是天文数字。

        说实话,我目前对这些人迫切的想要了解,想要学习,不为别的,就为心中不断升腾的野心,如果我真的能够侥幸看到他们的背影,那么我也可以堂堂正正的去燕京把我老婆李轻眉给接回来了,也能给自己争一口气。

        也许有人觉得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

        但人活着,有时候不就是为了一时意气吗?

        想到这里,我也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酒气,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前所未有强大的敌人,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怎么说呢?”

        张宪刚见我问起宋汉东,想了一下说道:“总的来说,他跟顾爷的性格有点像吧,不过宋汉东走的路子要更野一点,早年的几桶金也来的不干净,只是他很注意给自己搞身份,挂了一个省政协委员以及慈善家的身份,加上现在也转型了,所以一直安稳无事。”

        说到这里,张宪刚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搁在十五年前,你信不信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信。”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一个身家几百亿的人,如果他不能把一个人弄消失才叫见了鬼,要不是因为如此,我也不会大晚上的带王海东他们来喝酒,然后还特意打电话给张宪刚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