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小说 - 历史军事 - 天下长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第三件大案

第一百八十一章第三件大案

        从林府堂家里到孙府丞家里其实没多远,但叶无坷好像从这个世界一下子跳到了那个世界,女人原来真的是不一样的,体贴的女人已经在求药了,不体贴的女人还在揪着耳朵扇大耳瓜子。

        但男人好像看起来没有什么大区别,一个坚决不承认自己身子不好,一个说自己只是太累了,有那么一个瞬间叶无坷心中都生出些许悲凉。

        第一次蹲人家墙根的叶无坷在这一刻仿佛也看到了几十年后的自己,于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屋子里断断续续的还有孙夫人的埋怨,相对来说,叶无坷还是觉得林夫人性格更好,就是不知道林府堂是不是这么想的。

        “对了。”

        屋子里传来孙素的声音。

        “最近不要再去求药了。”

        孙素停顿了一下补充道:“以后也不要去了。”

        孙夫人显然是愣了一下,然后语气凄婉的说道:“你说不去了,那倒是想个法子啊,你我都这般年纪还没有个子嗣,没有人会说是男人不行,只说是我们女人不行。”

        孙素道:“我又没说你,你管别人做什么。”

        孙夫人道:“可你自己不是也说用了药比之前要好不少吗,精气神都比以前好。”

        孙素道:“可是这事不对劲,我算了算家里开销,用在这药上的钱花的越来越多,长此以往家里用钱就捉襟见肘,再说这药也没什么大用,不去了。”

        孙夫人道:“钱的事不用你多操心,我从家里带来的嫁妆从未用到过,大不了先拿来用,放着也是放着。”

        “不光是这个。”

        孙素道:“前两次你去拿药那个什么神使没收你的钱,你回来之后和我说了,我今日就让你把银子补上,这事不对头,他免了你的药钱,你看看你开心成了什么样子,下次他若让你找我办些什么事,你难道好意思拒绝?”

        缓了缓后孙素继续说道:“官场上的事往往如此,今日拿人家些小恩小惠,明日就不得不赔给别人个大人情,一旦涉及国法,我这官做不做放在一边,命呢?”

        又是沉默了一会儿,孙素感慨道:“你想想赵君善,说他贪了一万多两银子,那钱找也找不见,未必就是他贪了,万一是他欠了什么大人情,为别人把银子贪了,最后送命的还不是他?”

        孙夫人一听这话也吓了一跳,连忙点头:“听老爷的,你说不去就不去了。”

        叶无坷听到这随即向后退去,看来这个孙府丞也不像是个有大问题的。

        刚要走的时候,忽然又听到孙夫人的声音传出。

        “可是神使说,你再吃几次药,体内的灵药药性积累,改善体质之后,就能吃玲珑丹了。”

        孙素显然也是犹豫起来。

        “玲珑丹真有那么神效?”

        “嗯!”

        孙夫人道:“我亲眼见了,有一个信徒四肢瘫痪,用了几个月灵药之后,药性改善了身体之后服用玲珑丹,吃过之后不久竟是能起身自己走动。”

        孙素沉默片刻之后说道:“都是骗人的,到了吃玲珑丹的时候指不定要多少钱。”

        孙夫人道:“神使说了,玲珑丹反而不要钱,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前的灵药是为了改善体质,需要长期吃所以才会收取一些钱,毕竟配制灵药用的都是珍贵药材,而玲珑丹吃一颗就够了,所以不收钱。”

        良久之后,孙夫人劝道:“反正也不用再吃几次了,总得试试,真若无后,将来咱们两个怎么去见列祖列宗。”

        孙素一声长叹:“罢了罢了,那就试试。”

        又片刻后,孙素道:“我忽然想起来还有些公务事没有处理,你先睡,这事明天一早府堂大人就要过问,我若忙的太晚就在府衙睡了。”

        叶无坷向后退了几步纵身掠出院墙,他没有急着回林久业家里,而是再次来到周记丝绸铺子附近,选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方上去,从这俯瞰周记大院。

        此时已经夜深,从这里看过去周记大院里偶尔有人来往,原本热闹的后院也安静下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叶无坷从无事包里翻出来廷尉府配发的千里眼,往后院那边仔细看去。

        大概过了一刻左右,有人开门出来,在开门的那一刻,叶无坷注意到那屋子里有许多人,身穿黑袍,席地而坐,把一个身穿红袍的人围在正中。

        就在这时候,叶无坷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周记的后门进来,一个下人在前边引领,不多时就到了那有一群人聚集的地方。

        身穿红袍那人随即摆了摆手,那些穿黑袍的纷纷起身散去,在那个后来的人进门时候屋子里的灯火照亮了他,叶无坷眼睛瞬间睁大了些。

        孙素!

        孙素刚刚还在家里和他夫人说起周记铺子的事,还在劝他夫人少于周记的人来往,这一转眼竟然到了周记大院,从那引领他走到后院的人态度来看,对他极为尊敬。

        孙素进门之后不久,那屋门就被关的严严实实。

        叶无坷放下千里眼,眉头微皱,他只是想来盯一下周记大院,没想到把孙素等来了。

        这个孙素到底藏了什么秘密?而且,这些秘密他好像连他夫人都没有告诉过。

        不久之前叶无坷的判断还是周记铺子的人利用接近孙夫人试图控制孙府丞,现在这个判断直接就被推翻了,再想起来之前有人假扮孙素的事,叶无坷越发确定那假扮者就是故意引叶无坷来查这真孙素。

        此时此刻,周记后院的那间堂屋里。

        带着青铜面具的红袍男子将面具摘下,正是假扮孙素的那个人。

        孙素坐下来后脸色阴沉的说道:“最近宗门内的事都放一放,先不要张扬了。”

        金善上笑问:“府丞大人这是在怕什么?”

        孙素道:“我现在越发怀疑,有人假扮我去见叶无坷就是为了引叶无坷来渭川郡差查我,虽然我还猜不到那人是谁,与我又是有什么仇怨,可这事,不得不小心。”

        金善上道:“叶无坷不是已经走了?”

        孙素道:“走了是走了,但我怀疑人没有都走,叶无坷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既然能将御史台赵康都查出来,就足以说明他的本事很大人很狡猾。”

        金善上道:“能不能过阵子?”

        他起身一边走动一边说道:“如今渭川郡内,至少有数十名官员已经被我们控制,后天就是给他们之中一部分人发玲珑丹的日子,只要他们吃了玲珑丹,以后的生死就由不得他们了。”

        孙素沉默片刻之后说道:“那就先发,发完了之后就停一停。”

        金善上点头:“听府丞大人的。”

        孙素忽然问道:“旧山郡赵君善的事,到底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金善上笑道:“府丞真是能开玩笑,旧山郡据此数千里,我们就算本事再大也飞不到那么远的地方,我听闻此人就是贪财罢了,没什么神秘的,这个人可能要的就是故弄玄虚,银子藏在哪只有他自己知道。”

        孙素眉头紧锁的说道:“与你们无关就好,如果有,最好还是如实告诉我,我也能提前做好准备。”

        金善上道:“府丞放心,那是没有的事,我们在渭川这边也只是求财,府丞发财我们也发财,但发财也要保证稳稳当当,吃了玲珑丹人以后每个月都要解药才能活着,他们谁敢胡乱言语?”

        孙素问:“你不会也给我喂玲珑丹吧。”

        金善上哈哈大笑:“府丞,你我之间是合作关系,没有你,莲叶禅宗就不会在渭川郡发扬壮大,神座对你格外的欣赏,将来给府丞的回报也必然更大。”

        孙素沉默良久之后叹道:“我本也是个清清白白的人,不知道怎么就上了你们的贼船,我只希望,将来不管你们什么下场都不要把我牵扯进来。”

        金善上道:“大人放心,我们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么,夫人她就是人证,廷尉府怎么查也不可能从夫人身上查出些什么,因为夫人说的都是真话,她只是从周记买了些给府丞您治病的药而已,如此,不管发生什么,府丞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笑道:“这样发财多好?比起那个赵君善吃空饷不稳妥的多?”

        孙素摇头:“谁贪墨我都信,我唯独不信他会贪钱。”

        金善上道:“世上最难测是人心,府丞大人话不能说的那么满。”

        孙素道:“他若想贪银子何必等到今日?十年前他在楚县做县丞的时候,丝品在漠北开始大受欢迎,西域诸国的商人绕去漠北采买,供不应求,楚县是桑麻大县,大批的商人在那时候就涌入楚县订货,你觉得他想贪财需要废那么大的力气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吃空饷?”

        金善上道:“那时候清廉未必就能今日清廉,我还是不信有谁能始终如一,如果能,那就是诱惑不够大。”

        孙素哼了一声:“你永远也理解不了我们这些当初跟着陛下跟着大将军打天下的人......罢了,我也已不配与老兄弟们相提并论。”

        他起身道:“过几日你发了玲珑丹之后就走,爱去哪儿去哪儿。”

        金善上问:“可是发了玲珑丹之后,渭川郡三分之一的官员就摆脱不了你我控制,到时候,府丞舍得让我走?若舍得让我走,何必让我发玲珑丹?”

        孙素脸色一变。

        他怒视金善上。

        金善上笑道:“随口说说而已,府丞慢走,我一切都听从府丞安排。”

        孙素哼了一声,大步离开。

        还在暗处的叶无坷看到孙素出来,显然比之前脚步要急,甚至能看出来孙素该是颇为愤怒,叶无坷对这位跟过夏侯大将军的人越发感兴趣起来。

        等孙素走了之后,金善上招手叫过来下人:“去把周富通叫来。”

        不多时,周记丝绸的东家周富通就急匆匆到了后院,一进门,金善上就吩咐道:“安排下去,明日一早就给那些官员发玲珑丹。”

        周富通脸色一变:“不是说好了过几日的吗?如此临时安排,怕是不好周全。”

        金善上道:“让你发就是了,廷尉府的人来过我怕夜长梦多,那些当官的吃了玲珑丹,以后还不是任你摆布,将来我走了,这里的生意都是你的。”

        周富通随即应了一声,急匆匆的回去安排人手。

        叶无坷一直盯到天快亮,见不少伙计一大早就离开周记各奔东西,叶无坷只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可他又分身乏术,只好选择了一个目标跟上去。

        那伙计出城不到一个时辰,人就落在叶无坷手里了。

        这人也不知道多少事,他只是奉命去给渭川郡下边一个县的县令大人送药,其他人是去给什么人送,他完全不知道。

        叶无坷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连忙赶回去见了林久业,请林久业立刻派人去渭川郡内所有州县送信,不能吃周记送的药,同时他让林久业立刻调集所有捕快厢兵,立刻将周记的人全都抓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忽然有消息传回来,距离郡城最近的福禄县县令,服药之后毒发身亡。

        到了第二天,消息源源不断的送到郡城来,竟是有十几位大小官员,同日毒发。

        听到这消息的府丞孙素脸色惨白,他急匆匆的就要回家收拾东西,才出门,就看到林久业和叶无坷同时到了,一瞬间,孙素跌坐在地,汗出如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