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小说 - 历史军事 - 天下长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叶无坷拿手的事

第一百七十九章叶无坷拿手的事

        高清澄和叶无坷两个人加起来,能看透这世上九成的人心算计。



        可是赵家发生的事,他们两个没看懂。



        回到渭川郡城之后确定了他们的猜测,这种看不懂的感觉却越发强烈起来,若说叶无坷毕竟经验不足,高清澄却阅遍廷尉府案件卷宗,人心险恶她见过无数,连她都觉得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世上发生的事既然发生就必然有迹可循,查案靠的就是从这些微不可查的痕迹之中找出蛛丝马迹然后抽丝剥茧。



        “因为看不出目的。”



        叶无坷坐在窗口,眼神里第一次出现了迷茫。



        “假孙素去见我们,但告诉我们的都是真事,他引诱我们去见赵君善的家里人,我们见到的也都是真的,就算被伏击,其实也根本算不上有多凶险,他们白白送了几十条人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无坷道:“看不出目的,所以就没方向。”



        每一个案子的发生都是有目的的,求财,报仇,哪怕是只是嗜杀,这些都是目的,可对手送了几十条人命来告诉叶无坷他们一些真事,不合理也没道理。



        “我和孙府丞聊了一阵儿。”



        高清澄道:“对于假孙素的事他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我按照那天见到的人作了画像出来,孙府丞看过,他说完全没有印象。”



        叶无坷道:“找不到对手的目的,那就硬想一个出来。”



        不得不如此。



        叶无坷看向高清澄:“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见赵家姐弟,然后把赵家姐弟送去长安?”



        高清澄心里微微一震。



        聂惑道:“他们一定能想到我们不会把赵家姐弟带去旧山郡,若如此,他们的目的就只能是让三姐弟被我们安全护送到长安城,可到了长安之后三姐弟在廷尉府密切保护之下,他们又能做什么?”



        高清澄站在门口,叶无坷坐在窗户上,两个人之间隔着不远。



        “孙府丞。”



        高清澄道:“刚才你说找不到对手的明确目的那就硬想一个出来,我能想到的就是孙府丞,对手大费周章假扮孙府丞,那他应该是想让我们和这位孙府丞接触一下。”



        叶无坷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的话,我们在渭川郡不会停留,这一路过来我们故意跟着商队走而不是带着队伍走,就是不想和沿途官府过多的打交道。”



        聂惑眼神亮了,对这两位千办的佩服油然而生。



        “他们想让我们好好认识一下孙府丞。”



        叶无坷道:“那我们就认识一下。”



        他伸了个懒腰:“补觉,一早出城,队伍该怎么走就怎么走。”



        高清澄嗯了一声,转身回房:“那就补觉。”



        到了早上他们真的收拾好了东西装车就走,府衙的官员想过来送送的时候,他们已经出城去了,这让府衙的人都嘀嘀咕咕的,觉得两位千办都很没有礼貌。



        府治林久业乘车回府衙的路上都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与他同乘一车的孙素笑了笑。



        他劝道:“廷尉府的人行事历来如此,他们从来都是一样的不讨人喜欢,府堂和他们接触的不多,我还在军中的时候就与他们打交道了,见怪不怪。”



        林久业嗯了一声后说道:“你先回府衙,我家里还有些事要处置一下,把你放在衙门口我就赶回去,最多一个时辰。”



        孙素道:“府堂若有急事把我在前边路口放下就好,到衙门也没几步路。”



        林久业道:“倒也没那么急。”



        他压低声音说道:“那婆娘又查我账,有一点对不上就大发雷霆......唉,这算什么日子,我若不回去理清楚,怕她是要到府衙去闹,我这脸面往哪儿放?”



        孙素连忙劝了几句,倒也没什么新鲜词,这种事,又能有什么天花乱坠的词来遮掩尴尬。



        “你说。”



        林久业岔开话题道:“这位叶千办和高千办两人南下查案,碰到个假扮你的人是真的假的?”



        孙素一怔:“府堂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久业道:“我倒是不那么相信有人敢假扮郡治府丞,身上还带着印信,廷尉府的人最擅长这种事,那印信是真的假的他们看不出来?”



        孙素道:“府堂的话,我还是没有想明白。”



        林久业道:“你那同袍赵君善搞出来那么大一个案子,廷尉府的人怕是想套你话。”



        孙素脸色微变,然后笑道:“若真如此倒也无妨,我与赵君善从无往来,他们就算是怀疑我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林久业道:“他们大概是不信这世上会有从无往来的同袍关系,当初你们跟在大将军身边的时候同生共死,分开了就形同陌路?”



        他问孙素:“你是真的和他一点往来都没有?”



        孙素正色道:“怎么连府堂都不信我了呢?”



        林久业摆手道:“不是不信你,我是替你担心,你我共事多年,我不希望你被那案子牵连进去。”



        孙素道:“府堂放心,赵君善与我确实从无往来。”



        林久业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可不想看你出事。”



        到了府衙门口孙素下车去了,林久业吩咐车夫回家去,没多久到了家门口,他又吩咐车夫就在门外等着不要远离。



        急匆匆的回到书房,他一进门就看到那少年正大大咧咧一点儿不都见外的坐在他家客厅里吃早饭。



        “叶千办你真是能吓死人。”



        林府堂坐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大早就跑来,着实是吓了我一跳。”



        叶无坷笑道:“多谢府堂款待。”



        他朝着坐在旁边的林夫人笑道:“嫂夫人手艺真的没话说,我头一回吃到这么好吃的水煎包。”



        林夫人道:“你爱吃就多来几次,等回头你走的时候嫂子把做法告诉你。”



        叶无坷道:“那我可就要学嫂子的手艺去讨好小姑娘去了,这人间美味谁还能抵挡的了?”



        林府堂都懵了。



        叶无坷天快亮的时候跳进来的,他还没醒呢,一睁眼看到床边坐着个人,吓得他几乎嗷一嗓子喊出来,没喊出来是因为叶无坷捂住了他的嘴,而不是他有多冷静。



        他懵的是,这才多久,来回不到一个时辰,叶无坷就和他夫人如此熟悉了,他夫人看叶无坷哪里像是看个陌生人,就像是看亲弟弟一样。



        林府堂甚至有些错觉,叶无坷就是自己第一次见面的亲小舅子。



        叶无坷叫的也就是嫂子,要是叫的姐姐,那这事就坐实了。



        “叶千办怀疑孙府丞,是何缘故?”



        林府堂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声。



        叶无坷道:“没有缘故,就想查查。”



        林府堂心说这算什么屁话,他犹豫片刻又问道:“我与孙府丞共事多年,渭川郡上上下下都知道我们两个关系很好,叶千办怀疑孙府丞,为何不怀疑我?非但不怀疑,还到我家里来让我帮忙?”



        叶无坷道:“两个理由,第一是想看看府堂大人的反应,第二是没有比府堂家里更合适暂时藏身的地方了。”



        林久业叹道:“看来叶千办也是怀疑我的。”



        叶无坷道:“现在不怀疑了。”



        林久业问了一声为什么。



        叶无坷道:“府堂大人有如此贤惠的夫人,不可能在大是大非的事上有问题。”



        林夫人立刻就挺直了腰板,一脸的你看看你看看,还不是靠我?



        林久业心说我要是这么会哄女人,那该多好。



        他问叶无坷:“你想怎么查?”



        叶无坷道:“我请府堂问孙府丞的话都问了?”



        林久业点头:“都问了。”



        叶无坷道:“孙府丞是什么反应?”



        林久业仔细回忆了一下后摇头道:“没什么不正常的,提到你可能在怀疑他的时候,他是又震惊又无奈,那样子不似作伪。”



        叶无坷道:“以府堂大人看来,孙府丞平日里......有没有不干净的钱款入项?”



        林久业立刻摆手:“不能不能不能,他是大将军麾下的老兵,大将军带出来的人,怎么可能贪墨。”



        话才说完就想到赵君善,林久业不得不叹了口气。



        “对了。”



        林久业忽然想起来什么:“孙府丞最近好像精神了不少,他或是因为太胖了些,以前总是容易犯困,最近这段日子倒是没有,我还问过他怎么回事,他说他夫人帮他找郎中开了药,有奇效,我问他是哪个郎中,他又说是云游的,早已走了。”



        叶无坷起身:“行了,那我先去盯盯孙府丞的夫人。”



        他朝着林久业抱了抱拳,又看向林夫人道:“嫂子,晚上我还想吃这水煎包,还想喝八宝粥。”



        林夫人笑着说道:“好嘞,你回来就有的吃,别太晚,做好了等你。”



        叶无坷一抱拳:“多谢嫂子。”



        转身就走了。



        等一身便装的叶无坷离开之后,林久业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了妻子一句:“你怎么和他这么熟悉了?你和他......没事吧?”



        林夫人先是一愣,然后一个大耳瓜子扇过去:“林久业!你他妈的在胡说八道什么!老娘今天要是不撕了你的嘴,老娘就不是人!”



        与此同时,城外官道上,东广云汇的车队缓缓而行。



        坐在高清澄对面的聂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又握住了高清澄的手:“小姐,这易容没破绽吧?你凑近些来看看,我和叶无坷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样?来,摸摸看,是不是一样的?”



        高清澄看了她一眼,聂惑就讪讪的笑了笑。



        聂惑忍不住好奇的问:“叶无坷为什么就敢直接去见林府堂?万一林府堂和孙府丞真的是一伙的......”



        高清澄道:“真的是一伙的就好说了,他直接去见林府堂就是想打草惊蛇,如果林府堂有问题,叶无坷这一去就能让他遮掩不住,他若没问题呢,当然会不遗余力的帮叶无坷查孙府丞,他害怕被牵连。”



        聂惑道:“就那么贸然的闯进人家里去,他怎么能让人家好好配合?还要住在人家里,肯定特别尴尬。”



        高清澄看着窗外说道:“不知道林府堂还有没有老母亲在身边,如果有的话......那就算让叶无坷找着门路了......反正在无事村他还挺拿手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